十二月份并没有什么值得记录的,都是在写之前的一些文章,这里的工作没有任何头绪,sigh…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研究生活 | 留下评论

昨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mark一下

发表在 研究生活 | 留下评论
《死亡诗社》提到的一首诗
Oh me! Oh life! of the questions of these recurring,
Of the endless trains of the faithless, of cities fill’d with the foolish,
Of myself forever reproaching myself, (for who more foolish than I, and who more faithless?)
Of eyes that vainly crave the light, of the objects mean, of the struggle ever renew’d,
Of the poor results of all, of the plodding and sordid crowds I see around me,
Of the empty and useless years of the rest, with the rest me intertwined,
The question, O me! so sad, recurring—What good amid these, O me, O life?
                                       Answer.
That you are here—that life exists and identity,
That the powerful play goes on, and you may contribute a verse.
发表在 研究生活 | 留下评论

我很喜欢的一张照片

1415819132855398750

发表在 研究生活 | 留下评论

这个博客都是随意的记录一些心理状态,主要是给自己以后看(博客地址只告诉过一个朋友),因此有什么写什么,会很无聊,也有很多负能量,更多的是幼稚(回头看的话),但是我不会感到ashamed,只要是真实的。

发表在 研究生活 | 留下评论

在这里呆的很不开心,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直接quit掉离开。并没有情绪化,也不是逃避,是理智的考虑后有这个想法。首先我不太喜欢,能力也不足够做这么理论化的工作;其次我不喜欢组里的气氛,很压抑,没有温暖。

发表在 研究生活 | 留下评论

重新读路遥的《早晨从中午开始》,这篇文章讲了他写《平凡的世界》期间的心理状态。他在六年的时间里,以非人的工作和毅力完成了百万字的大作。记得当时是看了央视一个关于路遥的纪录片,当时很受震撼,后来找到了这篇文章。风格与他的平凡的世界一样,读过让人平静。最让人惊讶的是路遥的朴实,他从来认为自己的工作与他的父辈在黄土地上的辛苦劳作没有本质区别。摘录两段吧

我不能这样生活了。我必须从自己编织的罗网中解税出来。当然,我绝非圣人。我几十年在饥寒、失误、挫折和自我折磨的漫长历程中,苦苦追寻一种目标,任何有限度的成功对我都至关重要。我为自己牛马般的劳动得到某种回报而感动人生的温馨。我不拒绝鲜花和红地毯。但是,真诚地说,我绝不可能在这种过分戏剧化的生活中长期满足。我渴望重新投入一种沉重。只有在无比沉重的劳动中,人才会活得更为充实。这是我的基本人生观点。细细想想,迄今为止,我一生中度过的最美好的日子是写《人生》初稿的二十多天。在此之前,我二十八岁的中篇处女作已获得了全国第一届优秀中篇小说奖,正是因为不满足,我才投入到《人生》的写作中。为此,我准备了近两年,思想和艺术考虑备受折磨;而终于穿过障碍进入实际表现的时候,精神真正达到了忘乎所以。记得近一个月里,每天工作十八个小时,分不清白天和夜晚,浑身如同燃起大火。五官溃烂,大小便不畅通,演更半夜在陕北甘泉县招待所转圈圈行走,以致招待所白所长犯了疑心,给县委打电话,说这个青年人可能神经错乱,怕要寻“无常”。县委指示,那人在写书,别惊动他(后来听说的)。所有这一切难道不比眼前这种浮华的喧嚣更让人向往吗?是的,只要不丧失远大的使用感,或者说还保持着较为清醒的头脑,就决然不能把人生之船长期停泊在某个温暖的港湾,应忘该重新扬起风帆,驶向生活的惊涛骇浪中,以领略其间的无限风光。人,不仅要战胜失败,而且还要超越胜利。

 

 当然,孤独常常叫人感到无以名状的忧伤。而这忧伤有时又是很美丽的。我喜欢孤独。但我也惧怕孤独。现在,屈指算算,已经一个人在这深山老林里度过了很长一段日子。多少天里,没和一个人说过一句话。白天黑夜,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这间房子里,作伴的只有一只老鼠。

极其渴望一种温暖,渴望一种柔情。整个身体僵硬得如同一块冰。写不下去,痛不欲生;写得顺利,欣喜若狂。这两种时候,都需要一种安慰和体贴。

尤其是每个星期六的傍晚,医院里走得空无一人。我常伏在窗前,久久地遥望河对岸林立的家属楼。看见层层亮着灯火的窗户,想象每一扇窗户里面,人们全家围坐一起聚餐,充满了安逸与欢乐。然后,窗帘一道道拉住,灯火一盏盏熄灭,一片黑暗。黑暗中,我两眼发热。这就是生活。你既然选择了一条艰难的道路,就得舍弃人世间的许多美好。

 

发表在 研究生活 | 留下评论